2017电竞年度预测:新的盈利渠道即将到来

作者:OPE体育 时间:2018-10-02 13:15

  2015年12月,国外媒体GamesIndustry对2016年的电子竞技产业做出了5项预测。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预测是否应验,并对2017年做出新的预测:

  预测一:电子竞技将进行一系列尝试,包括:改善选手/战队关系、加强竞技博彩管理和组建国家电竞联盟等。

  选手公会和职业化福利是2015年底最热议的线年鲜有进展。不过,我们见证了世界电子竞技协会(World Esports Association,欧洲)和职业电子竞技协会(Professional Esports Association,美国)的诞生。这两大组织都由大型战队组成,旨在建立长期联盟。

  此外,全国性的机构和草根组织也开始涌现,例如:新近成立的法国电子竞技联盟(France Esports Federation)和英国电子竞技协会(British Esports Association)。不过,业内对这些组织的必要性依然存在疑问。因为电竞是全球范围内的活动,而大多数组织还是缺乏资金支持。

  另外,我们还见证了监管机构的萌芽,比如电子竞技诚信同盟(Esport Integrity Coalition)。于是,大家又开始讨论电子竞技的假赛和兴奋剂问题有多严重,是否要借鉴传统体育项目的监管方式等。最后,游戏产业贸易机构英国互动娱乐(Ukie)和德国互动娱乐软件(BIU)也开始采取措施,投身电子竞技事业,例如:Ukie就刚刚发布了《如何将英国建成电子竞技中心》白皮书。

  此外,一些著名YouTube主播和赌博网站相勾结而引发的诉讼也刺激了电子竞技博彩管理机制的出现:今年8月,英国博彩委员会发布关于电子竞技投注的讨论稿。9月,第一起关于个人电子游戏的赌博犯罪被追究法律责任;美国华盛顿州博彩委员会对Valve在《反恐精英:全球攻势》中提供的宝箱特别感兴趣;而澳大利亚南部地区可能彻底禁止电子游戏和电子竞技中的赌博元素。

  2016年出现了一些新的电竞联盟与赛事,涉及《使命召唤》、《火箭联盟》、《反恐精英:全球攻势》、《FIFA》和《战争机器》等多款游戏,以及Twitch、Faceit、ESL、Turner和WME/IMG等大型平台。不过,增加的活动分布于多款游戏,并未造成过饱和现象。2016年内人气蹿升的《反恐精英:全球攻势》可能是个例外,因为它的赛程最为繁忙。

  除此之外,暴雪还在11月宣布:将为《守望先锋》组建官方电竞联盟。仿照传统体育项目,以城市为据点组建战队。这是2017年的一大看点。然而,我们还是担心某些游戏的电竞赛事会过于密集。

  ESPN在一月开启了自己的电竞频道,而雅虎也在年初开设了电竞板块。另外,“大鲨鱼”奥尼尔、“魔术师”约翰逊、约纳斯杰雷布科、DJ Steve Aoki等名人,以及费城76人篮球队、WeMedia自媒体联盟和巴黎圣日耳曼足球队等团体,都开始投资电子竞技战队。据说西汉姆和曼城足球队等十多支传统体育俱乐部也开始涉足电子竞技。而实际上他们只是签约《FIFA》职业玩家,尚未正式参与任何赛事。

  在国际品牌方面,士力架、精工、巴克莱和吉列开始尝试与电竞赛事合作,而可口可乐等老牌赞助商则纷纷续约。但是,对于这些品牌来说,电子竞技的价值明显低于传统体育项目。他们在2016年的加入只是浅尝辄止,似乎是为了测试电子竞技能有多大回报而已。到了2017年,他们中的大部分或许会被新的品牌所取代。

  有报告指出,《ELEAGUE》第一季在美国TNT电视台上的观看次数只有25.5万,而在Twitch上更低,平均每集观众人数比在黄金时段播出的《生活大爆炸》少了约120万。TNT似乎对这一结果还算满意,正在筹备《ELEAGUE》第二季。此外,ITV和天空电视台也在英国地区投资了一个小型的24小时电竞频道Ginx TV。据说Riot还打算在北美地区出售《英雄联盟》的转播权。

  预测五:新游戏将打破“四大天王”(《英雄联盟》、《反恐精英:全球攻势》、《刀塔2》和《炉石传说》)的垄断局面

  《虚荣》、《守望先锋》、《光环5》、《使命召唤》和《火箭联盟》都曾向“四大天王”发起挑战,但只组织了几项高奖金赛事,从结果来看还是以失败告终。据说《守望先锋》在韩国网吧中的人气已经超过《英雄联盟》。可它作为电子竞技项目的繁荣还要看暴雪的《守望先锋》电竞联盟是否能获得成功。

  Supercell的新手游《皇室战争》虽然在职业层面不太普及,却受到了广大休闲电竞玩家的欢迎。EA的《FIFA》吸引了传统体育俱乐部的注意,有望在2017年得到大力推广。

  费城76人篮球队在2016年收购了Dignitas战队后,更多传统体育俱乐部会加入电子竞技产业的圈地运动,有望购买刚组建的《守望先锋》或者《FIFA》战队,而战队和参赛席位的价格也将水涨船高。NBA雄鹿队股东之一Wesley Edens花费250万美元,收购了刚刚打入北美LCS的C9二队,76人则直接买下了两支战队DIG和Apex。勇士队老板之一谷波控股了Team Liquid。不过,对于富有的传统体育俱乐部来说,这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算上基本工资、奖金、赞助和免费食宿等项目,2017年的顶级选手薪酬将再创新高。因为投资者们将不惜重金追逐最优秀的选手。这对选手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可对宏观市场来说就不一定了许多股东都对选秀市场的快速升温表示担忧,甚至提到了“泡沫”一词。

  2016年,电子竞技在电视平台上的试验项目被证明是有利可图的。而新的盈利渠道也在悄然出现:欧洲最知名的Fnatic战队出了一本书,名字叫《如何成为一名职业玩家:英雄联盟电竞指导》,并在伦敦开设了一间零售商店;Optic Gaming以6位数的价格与英国的哈珀柯林斯出版社签下一份出书协议;著名动画剧集《瑞克和莫蒂》》(Rick and Morty)的制作人正在筹备一个电子竞技节目;而影星威尔法瑞尔将在一部电竞相关喜剧电影中扮演一位职业玩家。

  另外,在选手薪酬增高,赛事奖金却保持不变的前提下,新的盈利渠道对于战队和联盟来说将越来越重要。这样的渠道也许无法让2017年的电竞市场发生大动荡,但肯定能为长期发展铺平道路。

  大股东、知名联盟和转播方正积极与战队、选手、主播签订专属合约。这是一个大鱼吃小鱼的竞价世界,短期内会很繁荣。但是,联盟、战队和主播的专属合约很容易发生冲突,2017年肯定不会太平。

  2016年的确出现了不少针对电子竞技的约束和限制,但不一定都对该产业的发展有利。电子竞技产业自我约束的愿望被淹没在外界指手画脚的声浪之中。这些意见有的来自传统体育项目,有的来自电子游戏管理机构或者政府机关,但大多数人对电子竞技产业知之甚少。

  2017年还会有人试图根据传统体育项目或者电子游戏方面的经验来制订电子竞技管理办法。这种做法既有好处,也会带来麻烦。只有让电竞大佬们同心协力,全面研究电子竞技能从传统项目中借鉴哪些成功元素,这个产业才能避开各种陷阱,迎来真正的繁荣。